摘自涂順從,《南瀛鴿笭誌》,南瀛文化研究叢書第11輯,南瀛地景文化專輯55,台南:台南縣政府,2007。


--
「鴿笭賽」是台南縣鹽分地帶六鄉鎮,曾文溪兩岸和鹽水、新營等地區,農閒休閒活動。各地對「鴿笭」有不同的稱呼:鹽分地帶六鄉鎮,包括北門、將軍、七股、西港、佳里、學甲,謂鴿笭為「紅腳笭」(台語);鹽水鎮、新營市習慣叫「粉鳥笭」(台語);翻成華語不二之選「鴿笭」也。

雖然昔日台南縣放鴿笭的地方遍及鹽分地帶六鄉鎮、曾文溪兩岸、鹽水和新營地區,但由於進入工商業社會,每人忙著賺錢無暇參與,且建物高聳、電線密佈,沒有安全的施放點,現僅存學甲、鹽水和新營等三鎮市,約20個庄頭繼續「庄拚庄,拚氣魄,跋感情」。本書即以現存的這20個庄頭作為採訪的主要對象。

「放鴿笭」緣由是因為「農閒、無聊」。昔日農作物以稻穀為主,農曆3、4月日頭誠長,無聊就招隔壁庄放粉鳥。在農作物轉變的今天,已無「農閒季節」,鴿主為了興趣,只好利用中午、傍晚或大清早來遛鳥,鹽水「掛私笭」提早到上午7點,一掛完笭,直衝上班地點打卡。

有人將台南縣掛笭的村落,一分為3,學甲、鹽水和新營等3鎮市掛短笭;鹽分地帶6鄉鎮掛長笭;曾文溪附近的幾個鄉鎮掛盤仔笭。短笭掛「尺寸」,長笭掛「重量」。短笭,每1號鴿笭進2分(長度),長笭則近5錢(重量),其餘比賽規則,大同小異。

比賽用的鴿笭由3吋8分到1尺4分不等。尺寸的計算是依鴿笭下方,前筒和後筒的直徑總和,譬如5吋6,就是每個「笭筒」的直徑為2吋8。揹笭前,為了讓「笭」平穩,不影響鴿子的飛翔,必須先為鴿子縫尾羽。鴿子有12根較大的羽毛,縫尾羽是將中間的8根羽毛,平行打結繫牢,作為掛笭之處。掛笭時,將鴿笭的「掛拴」插入第6、7根尾羽和臀尖的縫隙中。

擲放長笭必須要有「手尾力」,在丟擲過程中,稍微不小心或有回衝力,勢必扯斷鴿隻尾翅,鴿隻驚嚇而逃,馬上被捕鴿大隊追捕。鴿子能揹重、長的鴿笭,是因風灌進笭嘴,順勢將鴿笭托高,產生浮力;但短笭的笭嘴,不能增加浮力,反而產生壓力。長笭的笭蓋為梧桐木,笭管為竹子削薄製成,古時沒強力膠、瞬間黏劑,採由麵粉搓揉洗出來的「醍」來黏合。

放鴿笭是利用鴿子的「歸巢性」,揹載「紅腳笭」的一種「負重」比賽,因此擲放地點多選定在對著某一空闊處;終點就是鴿子的巢(鴿舍)。良好施放點必須包括:空曠、少電線、少建物,且不會妨害村庄居民的安寧。參與競賽的庄頭年年減少,尋覓施放點困難也是主因之一。

由於7吋以上的「紅腳笭」,體力不佳的鴿子很難揹載飛回自己的窩,因此規定,只要飛越「中線」即表示揹笭成功。掛「公笭」前,雙方會長和數位鴿友會去勘查地點、區域,訂定中線,插上旗幟做標線。一般規定,只要鴿子飛越此界線,或是停在這條界線上,統統算過關。但新營市太南里B隊和新營市角帶圍以農路為界線,農路較寬,停在界線還不能算過關,但對方及民眾都還不能捕捉,要慢慢等這隻鴿子朝界線哪一邊走動才決定成功與否。

被俘虜的鴿隻,謂之「陣亡」,命運有三:第一,被拔掉尾羽,代表今年已無法再揹笭上戰場了;第二,遭受拍賣命運,鴿主贖回或易主飼養;第三,淪落為老饕的桌上佳餚。

鹽水鎮和學甲鎮的6場比賽的飛越距離大多在2公里到2公里半之間;新營地區的3場地賽,飛越距離約1公里。擲放方式可分為「擲空飛翔法」和「地面起飛法」二大類。前者又分為無墊式以及在尾羽的背面加上一片刺竹甲葉片做的「笭墊」來增加鴿笭在尾羽的穩定性的改良版─「加墊式擲空飛翔法」;後者分為「無墊式掀雞籠地面起飛法」和解決雞籠不易購得問題的改良版「無墊式過雞籠地面起飛法」二種。

●公笭和私笭
「私笭賽」等於預賽、遛鳥、訓練體力、淘汰不適任鴿隻,幾乎不分勝負的友誼賽;「公笭」為決賽,為求公平,由雙方出資訂做,輪流統一保管,或由雙方各負責一半的鴿笭數量,各自保管。以前「私笭」的「笭」是鴿友們集體張羅準備,本庄的鴿笭數量不夠,可能要向別的村庄借用,因此謂之「私笭」;現在有些村落直接籌資買,比賽結束後,囤放紅腳會保管。

●侵笭和討笭
「私笭」中,譬如第1回合甲庄先出征,甲庄鴿友在互定時間載著鴿子前往乙庄施放處,此時乙庄要準備該回合要掛揹的所有尺寸鴿笭,讓甲庄的鴿子揹笭飛回甲庄,為之「侵笭」。隔天,乙庄帶鴿子去甲庄將這些笭揹回,為之「討笭」。第2回合,換邊,由乙庄到甲庄「侵笭」,隔天甲庄到乙庄「討笭」,其揹笭順序為:甲、乙、乙、甲、甲、乙……。若「私笭」的「笭」由「紅腳會」準備,則沒有所謂的「侵笭」、「討笭」。

●牢(diau)
「公笭賽」中,雙方未揹完的笭為之「牢笭」,第2年比賽時,必須在「私笭賽」的各場次中「討笭」,此處「討笭」和「侵笭和討笭」的「討笭」稍異,華語翻為「滯笭」。由於「滯笭」的「笭」都是大笭,如想全數討回,需折損不少鴿隻,故有些村落改採以少許代價贖回。



《南瀛鴿笭誌》封面。圖片來源



 



●鴿笭賽的遊戲規則
公笭當天,雙方於規定時間內揹回雙方所制定鴿笭數者為優勝,時間內無法揹完者為敗方。若雙方都把笭揹回,或是雙方皆有「滯笭」的現象,不論滯笭多寡,是為「平手」。

鴿笭採2天1回合制,第2回合起,依序抽掉若干粒最短的小笭,補進幾粒大笭,各場比賽一回合增加「2分」。競賽時間全在上午舉行,私笭比賽時間較早,大約6:30起;公笭賽的時間約在7:30左右,12點結束。鴿隻在規定時間內可以重複進場,幫助其他鴿友揹負因失格被捕捉而繳回的鴿笭。

失格的鴿隻,指在飛越中線前鴿腳著地或停飛在建物、樹枝上,除當天施放庄頭的民眾和養鴿戶不能捕捉外,其餘民眾可捕捉,惟捕捉時,不得毀損鴿笭,違者照章賠償。「失格」的鴿隻,至少要拔掉中間4根尾羽,防止該鴿隻再次進場揹笭。被拔掉的尾翅,大約45天左右就會重新長出新的尾翅來。

「私笭」競賽期間,被捕捉的鴿隻,歸捕捉者,主辦單位不贖回,但「鴿笭」需交回主辦單位;「公笭」競賽時,如新營地區鴿隻交由紅腳會拍賣,所得捕捉者與紅腳會平分,鹽水地區,揹負7吋8以下的鴿隻不贖回,8吋以上每隻以200元由對方紅腳會贖回,競賽結束後,隨即拍賣,拍賣費用作為對方紅腳會經費;學甲頂洲和紅茄里則全由對方紅腳會以每隻100元贖回拍賣。。

鴿笭賽純屬農閒娛樂,絕不能涉及賭博行為。(待續)
創作者介紹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臺南學部落格

Nan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山居父
  • 揹著氣魄上青天--南瀛鴿笭物語

    當「嗡嗡嗡」的聲音響徹天際,村莊裡的男女老幼,紛紛攜家帶眷地引頸吶喊,就到了我們這些粉鳥弟兄們,一年一度走上戰場的時候了。說「戰場」,一點也不為過,除了我這個身經百戰的老將以外,每年還有新兵、女兵展翅競逐,可說戰況相當激烈。
    我先自介,我叫「酷哥」,我家住在學甲鎮海埔里,我的主人是一個標準的台客--身穿洞背心、腳踩藍白拖、嘴裡叼根煙、滿口紅嘴唇、圓滾大肥肚。哈哈,可是我的主人阿義可是粉真誠哩,不過,就是比較死愛面子啦!他常吆喝「庄拼庄、挺氣魄、跋感情」,這句口號,說什麼「農暇可聯絡感情」、「日投誠長、相招放粉鳥」這些調調,在我們這些粉鳥的眼中,都是屁話,哪天他老哥贏了,還不是我們拼死拼活、衝鋒陷陣為他爭來的,各位看官、老爺、聽長,您來評評理,看我說的可有半點差池。
    五叔公的家在隔壁村,也是一個超大的粉鳥「集中營」。五叔公是庄頭的狠角色,訓練粉鳥就像訓練「兩棲偵搜」特種兵,日也操、冥也操,亂恐怖的,據說五叔公家訓練出來的粉鳥都是「神風特攻隊」--不怕難、不怕苦、更不怕死!
    不過,偷偷告訴各位大德一個小秘密,五叔公家的「粉妹」可是我多年來的紅粉知己--「淺笑顧盼、明眸皓齒、婀娜多姿、體態輕盈…」,她可是我們鹽分地帶的粉鳥殺手呢!每次出擊,也是我們小倆口偷偷幽會的機會呢。
    分佈於南瀛的鹽分地帶六鄉鎮、曾文溪兩岸、鹽水新營等區,都是我們展翅角逐的舞台。其實,背負鴿笭上青天,是很累人的一件事,這可不比當兵訓練的500障礙輕鬆多少。首先,鴿笭有大有小、有重有輕、有長有短,可主人們總愛向不可能挑戰,所以我們小小的身軀便要頂著、挺著、馱著鴿笭飛行,還要拼速度。其次,主人為了求勝,會使出殺手鐗,把我們的尾羽縫起來,還以特製的料理來餵食,唉呀,這可都是致命的毒藥啊,不管啦,為了「挺氣魄、跋感情」,我們也只好拼了!
    好了,不抬槓了,小弟我就要出征去了,背負著重重的鴿笭,衝上雲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