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瀛學》電子報第三十期

[ 學術文摘 ] 南瀛鴿 笭誌 (下)


摘自 涂 順從,《南瀛鴿笭誌》,南瀛文化研究叢書 5 5 , 第 11 輯,南瀛地景文化專輯,台南:台南縣政府, 2007 。


--

●鴿笭的種類

30 多年以前,流行於台南縣的「鴿笭」約分為 3 大類:曾文溪沿岸的西港、下營、安定和善化等地區的盤仔笭 ,約在 30 、 40 年前銷聲匿跡;將軍溪沿畔一帶 ,也就是台南縣鹽分地帶 6 鄉鎮的長 笭 ,由於建築物密集、電線太多,目前已自動消失:還有現在還看得到的短笭 ,流傳於八掌溪沿岸。




●鴿笭 的製作

製作鴿笭的藝師,都是由於鴿笭太貴買不起,乾脆拆掉舊鴿笭,自己摸索製作、無師自通。鴿蓋是整粒鴿笭 的生命,鴿子 揹 掛鴿笭後,飛行是否平穩,空氣穿過笭嘴,聲音是否清脆悅耳,取決於鴿笭師對笭蓋雕 製的精密度。每位鴿笭師都有一套刻製的技法與理論,對與錯沒有定論。目前台南縣製作鴿笭的藝師還有 7 、 8 位,但真正操刀營業者,僅 2 、 3 位而已。




●庄頭大對決

鴿笭賽的鴿子是「 土鴿 」、「 菜鴿 」,拚力量,是一種短距離的負重比賽;與拚路程、拚時間的 賽鴿的 「信鴿」、「傳信仔」有異,最大不同處就是笭鴿體格比賽鴿大。掛笭好比作戰,如何調配 鴿隻掛笭才是重點,戰略是必須的。


台南縣幾場鴿笭賽中,學甲鎮頂洲和紅茄萣這一場鴿笭 數最多、鴿笭尺寸最大、施放時間最適合遊客觀賞、每一場都是決賽,全部都是公笭。比賽日期約農曆 2 月 22 日 起賽程最多 18 回合,每回合二天,早上 9 : 30 起,有效時間為 13 : 00 之前,要將笭揹回。學甲鎮學甲寮與鹽水鎮大豐里大埔的鴿 笭 賽,則是縣內唯一一場跨越鄉鎮的比賽,約 農曆 3 月 5 日 起,賽程計 10 回合,每回合 2 天;分為早上 6 : 30 開始的私笭和早上 7 : 00-12 : 00 的公笭兩種,私笭是為預賽性質,過關 的鴿隻才可參加公笭。



●有關放鴿笭的俗諺

「 北蜂炮 、南鴿笭」:鹽水鎮位於八掌溪與急水溪的沖積平原上,有人依其經濟、社會結構將鹽水分為北鹽水和南鹽水。以鹽水鎮來說,政治經濟重心的北鹽水,每年元宵節的武廟蜂炮是新春傳統大戲;農業的南鹽水則發展出流傳數百年的「鴿笭賽」。


「掛公笭,歸庄紅腳死了了」:公 笭賽時, 鴿隻折損率相當高,尤其揹笭揹輸的,全庄鴿子幾乎淪落為俘虜。


學甲放鴿笭。圖片來源

「 揹笭 , 拚 氣魄」:放鴿笭 是庄 對庄的比賽,全無金錢、獎金上的糾葛,還得花掉飼料費,又必須抱持「掛公笭,歸庄紅腳死 了了」的後果。這麼 拚 ,無非是為了全 庄 的名譽。



「 拚 一口氣, 輸著滯笭 爾爾」:鴿 笭 賽和賽鴿最大不同點,鴿 笭 賽 拚 氣魄, 拚 一股鄉下人「毋認輸、賭面子」的個性。敗北的村莊,自我解嘲「掛笭,輸贏二句話;拚一口氣,輸著滯笭爾爾。」



「海口放長龍,山區放短笭」:海口指北門區,也就是「鹽分地帶 6 鄉鎮」;山區泛指非海口的鄉鎮。以生活的背景來看,長笭多鹽民,短笭多農民。長笭又有稱「長龍」、「扁擔笭」、「長管笭」,已成為收藏家的古董;短笭包括曾文溪的西港、安定和下營地區已消失的盤仔笭(草笠形)和目前鹽水、新營等地施放的短 笭 。長笭和盤仔笭 都是掛重量,其餘地區的短笭則掛「尺寸」。(完)
創作者介紹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臺南學部落格

Nan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山居父
  • 凌空競逐三百年--南瀛鴿笭傳奇

    十七世紀中葉,鄭成功的部隊在今台南一帶屯墾,士兵們常利用信鴿來作為彼此之間傳遞信息兼尋寶等趣味活動。後來,有好事者利用當地常見的的竹子,做成竹哨,插在鴿子的尾羽上,透過空氣的傳動,鴿笭發出嗡嗡的哨聲,這便是鴿笭的濫觴。
    為什麼是鴿子比賽?這一方面代表了這個民俗活動肇因於「軍事」的關連,空間上則分佈於沿海地帶的鹽水、學甲、北門、新營等幾個鄉鎮。因此,鴿笭的誕生,一開始就與歷史上其他地區的農忙休閒有著極大的不同。
    首先,不管中國或台灣,以小農居多,而且絕大多數皆屬貧農。農村生活的重心不外乎向上蒼祈求風調雨順、安居樂業;也多利用宗教儀式,製作器具(例如捻紙、天燈)來遂行宗教的祈福活動。然而,鴿笭比賽的歷史沿革,並不以寄望農業的「普渡」為宗旨。
    其次,即便進行牲畜的競賽,常多利用農村常見的生產畜類(例如牛、羊、馬、狗)為工具,然而鴿子在沿海地帶的農村,並非是可以役使的畜類,反而是必須由農夫另外花錢購買、養育、訓練的鳥類。雖然有說法主張鴿子在藥理上的「食補」特性,但這畢竟只是附帶價值。因此,到底「鴿笭賽」這種農村活動的背後的動機何在?
    以山居父的想法,這個可以維持數百年活動的動機就在於「信念」,一種「毋認輸、拼面子」的個性。所以說,不管是鴿主、看官、鄉野人士,或是參與鴿笭活動的組織、庄頭、製作、藝師等,甚至於鴿子本身,我想都環環相扣在「名譽」這個無形價值之上。這是一種具有普世價值的無形文化資產,遺憾的是,這也是一項正瀕臨滅絕的價值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