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祥,〈洲仔尾採訪考查錄〉,台南縣政府文化處委託田調,2007。

--

四、洲仔尾傳說故事
(一)童乩墓 口述人:許漢卿
台南的大天后宮媽祖早期時,每年都到大陸去謁祖。後來在黑水溝遇到風浪,船被迫回返到北港避風,之後台南天后宮媽祖就在北港分靈建廟奉祀,因為這個緣故,所以北港媽祖之前每年都會回台南祖廟謁祖。

而北港天后宮每年謁祖行程都是一大早就出發,大約中午時就到保寧宮附近休息。有一年,保寧宮大帝交待,如果看到天邊有黑雲靠近時,就是他的神靈駕臨,屆時會附身在乩身上,盡地主之誼招待媽祖鸞駕。結果那年媽祖的鸞駕走得較快,不到中午時就已到保寧宮,當陣頭熱熱鬧鬧抵達時,媽祖的乩身已迫不及待對著保寧宮接待的陣頭比畫起來,以刀斧自割其舌,顯示自身法力高強;身為地主的保寧宮自然不能示弱,但保寧宮的乩身看看天邊,天空晴朗一片,哪有黑雲的影子?可是基於輸人不輸陣的心態,保寧宮的乩身就跟著比畫起來,當場與媽祖的乩身展開鬥法,說時遲那時快,當北港媽祖的月眉斧往上拋出去時,保寧宮的乩身就以頭去接斧,結果斧頭落下,正中保寧宮乩身頭顱,形成頭顱頂剖成兩半的大傷口。這時天邊黑雲籠罩,保寧宮大帝真靈終於到來,看到此情形,趕緊降乩,命旁人以紅布為乩身頭顱包紮,再貼符令鎮壓傷口,並命人將乩身裝入甕內,置於神桌下,欲以神力化解乩身災難。

結果媽祖見狀,化身老婦,至保寧宫乩身家報憂,向其妻訴說乩身性命危險,要其妻趕快至廟內探視,若再延遲,恐怕就天人永隔。時乩身妻子正值產後坐月子期間(或說是月事來潮),身體不潔,不宜入廟,但由於思夫心切,當下也顧不得許多,就直入廟內探視其夫,結果當場破法,乩身當場一命鳴呼,廟方後來就將乩身葬於廟前左前方大位的地方,感念乩身的犧牲,當地人多稱「童乩墓」,墓無墓龜,只有立碑,其下是六角形的石板基座。註48


(二)白蟶(pe(│)h than)仔報(四月二十二,買冇豆干做忌)
口述人:陳加生(陳水龍)
在一、二百年前,洲仔尾這裡曾發生一件慘案,當地曾濱臨台江內海,春夏時,海邊盛產「白蟶」註49,當地不少居民會到海邊撈捕以補貼家用。道光元年四月廿二日,當天全村不少人都下海去撈捕白蟶,突然海邊捲起巨浪(瘋狗浪),一下子就把海邊採蟶的村人吞掉,甚至沖毀海邊屋舍,居民死傷無數。由於該次事件造成村內不少人家裡親人喪生,以致到來年忌日時,因太多人同日作忌,市場內豆干、酸菜等當地祭拜先人常用的食物被先來者買賣一空,致使後來者買不到上述菜餚祭拜先人,故當地後來就流傳一句順口溜:「四月廿二,買冇豆干作忌」。當地父老更認定此事為洲仔尾氣數將盡徵兆,又因此事跟撈捕白蟶有關,故當地針對此事亦稱「白蟶仔報」。註50


(三)白馬仔墓(不驚千軍萬馬過,只怕銅針烏狗血) 口述人:王全福
地方傳說,早期村庄內有白馬精作怪,常於夜間現身,踐踏庄內莊稼,或損壞器物,後來庄民好奇,利用暗暝跟蹤白馬精,發現白馬精最後隱於大墓前,其墓為清朝乾隆年間義民首領「鄭其仁之墓 」,墓前正好有白石馬一對。本來針對這類精靈鬼怪,地方上普遍做法是以銅針、烏狗血破解,不過當地庄民使用更直接的辦法,直接打斷白石馬雙腳,令其不能再利用暗夜四出為怪,後來白馬精真的不再出現,地方回復安寧。

上述墓地據傳至日治時期仍可得見墓前白石馬,後湮沒不見,民國四十二年時,先有一匹白石馬出土,此石馬被石暘睢先生移置臺南市赤崁樓內;民國六十六年時,石萬壽先生與周泰宏先生共同合作,於今南良實業公司大門進去右側位置挖掘,得到鄭其仁墓及另匹石馬,與赤崁樓內石馬相較,二匹石馬前腿均被打斷,證實傳說真實性。註51


(四)雙珠穴(珍珠穴、雨傘穴)傳奇 口述人:何傳發
洲仔尾之前有一養鴨人,常趕鴨至庄內某林投樹下歇息,日子一久,發現其歇息之地夏天不熱、冬天不冷,而且有時還會浮現雙龍搶珠嬉戲異象,養鴨人心知這是塊寶地,暗暗交待家中子孫,待百年之後,就把他葬在這塊寶地,必能庇蔭家族。後養鴨人逝,家人打算照其遺言將其安葬於林投樹下寶地,結果當地庄廟保寧宮大帝知悉此事後,請廟方派人跟養鴨人家協調,希望其前進三步或退後三步安葬先人,不但對其家族好,也同時蔭及全庄,奈何養鴨人家貪心,一味堅持要葬於原預定地,後來保生大帝一氣之下,請人插七星寶劍與烏狗血於穴位上破風水,劍插下去時,剎時從地下噴出海砂,四周都是黑霧,伸手不見五指,之後湧出血水,全庄雞不啼、狗不叫達三個月,一個好好的雙珠穴就這麼被破了。而地方上盛傳此事件後,全庄運勢日趨低下,甚至後來發生的「白蟶仔報」, 庄民都認為是受此事件影響所導致的災難註52。


(五)鄭成功墓的傳說 口述人:陳加生(水龍)
陳氏年輕時曾當過日本兵,據其回憶,某日放假回家鄉(洲仔尾),適逢風颱雨,全庄淹大水,交通不便,無法及時趕回營隊報到,等水消褪回營隊向長官報到時,說明上述緣由,只見日軍官拿出一份地圖,對照陳氏說法,判定當地為地勢低下之區,確實有水患之虞,而軍官此外尚看著地圖喃喃自語云:你的家鄉(洲仔尾)有鄭成功墓葬於此處(意即日人早認定鄭成功墓葬於洲仔尾且標示於地圖上),此句話時隔六、七十年,陳氏猶印象深刻。

另據陳氏回憶,昔日兒時仍可見洲尾街105號一帶有假墓數塜(大約位於洲仔尾第六公墓位址,原公墓至96年6月底已遷葬迨盡,擬改作鄭成功史蹟館公園),墓向西南,不封不樹,但掘開後發現墓中常見之「三合土」結構,認為此假墓可能是當年鄭氏為求魚目混珠保護真墓所刻意營造之物。註53


(六)賊馬搶劫傳說(北管、車行、花園、蜈蜞潭庄) 口述人:陳加生夫婦
早期,在洲仔尾地區多賊馬出入,賊馬多從西北方向庄頭而來,賊眾則是臨時聚集而成,聚集方式頗特殊,取拿竹枝一截,在竹枝尾端綁上一塊豬肉,沿街吆喝,有意當賊馬的人則跟隨帶頭拿竹枝的人走,等到人聚集得差不多 時,在一陣飲酒作樂後,即一路敲鑼打鼓前往預定搶劫的庄頭行搶,搶劫的 庄頭多以蜈蜞潭、車行、花園庄等富庶庄頭為目標,也因此緣故,洲仔尾的花園庄因不堪多次搶劫而滅庄;另洲仔尾地區的北管庄雖稱不上富庶,但是因位 經賊馬搶劫的必經路線之一,某次賊馬欲借道北管庄而過,但庄民不允,令賊 馬群十分氣憤,就動手把北管庄一起滅掉,後來北管庄很長一段時間變成荒蕪之地。這是為何今之北管庄(今鹽洲里北側,蔦松里三民社區南側、中正北路以西,西以鹽水溪為界之地)、花園庄(鹽行里正南三街至鹽和街一帶)都是外地人的原因,因滅庄後,原住民早已搬遷迨盡。註54


(七)姑婆廟的故事 口述人:王全福
姑婆有一說是花園內的女丫嬛註55,後來修道成神,因靈驗之事頗多,幫助地方事蹟普遍流傳,地方人士感念,遂集資建廟奉祀。日本時代,姑婆廟附近地多林投樹,鄰近村庄居民多將無主枯骨撿至林投樹下集中裝甕處理,後就在姑婆廟旁蓋「有應公廟」,將前述無主骨甕集中置入廟內祭拜。
在日本時代,鄰近庄內女孩如果被日本兵調戲,多往姑婆廟處奔跑,快接近廟時即大叫:「姑婆祖來救!姑婆祖來救」,姑婆就會現身救女孩,同時嚇跑日本兵。

另早期牧童牽牛至姑婆廟附近放牛吃草時,若經過姑婆廟未拜,牛都會被莫明驚嚇,傳說是因對姑婆祖不敬,故姑婆祖對牧童略施懲戒。


(八)保寧宮保生大帝的故事 口述人:林吉井、許漢卿
傳說保寧宮內的主神─保生大帝眼睛是鑽石做的註56,但因價值匪淺,引起竊賊肖想,某日,大帝爺雙眼真的就被竊賊偷挖走,據大帝爺事後降乩說明,是一個頭戴四角帽,身披黑袈紗(有一說是頭戴斗笠、身穿棕簑衣,神明形容為「毛仔叢叢」)的人做,那個賊偷為了不留下足跡,也怕被神明認出何人所為導致事後降下惡運,還以手代腳、一路倒退走的方式,偷偷摸摸潛入廟內竊走神明的眼睛,可惜的是,即使神明降乩說明事情本末,不過竊賊仍然逍遙法外,神明的鑽石眼睛一直沒被找回來。
而保寧宮內的二大帝,在日本推行皇民化,大肆消滅本土宗教的時代,日本人曾打算把二大帝抬去燒掉,但因對神佛認識不清,後被地方人士以朱府千歲(傳說就是鄭成功的化身,地方人士託言「朱府千歲」)頂替,代替二大帝被日本人抬去燒掉,而原來的二大帝則被庄民藏起來。


(九)樹下產子破樹神 口述人:毛三寶
在鹽忠街126號旁的小徑是舊時洲仔尾通往府城的必經道路,耆老相傳在小徑旁曾有一欉大榕樹,有一日,有位懷孕婦人經過此地,一時腹痛如絞,忍受不住,直接就在榕樹下產子,結果產後污血流經榕樹,導致已有神靈的榕樹死亡,而婦人也不好受,似乎受到榕樹的譴責,產後即呈瘋癲狀態,後至婦人丈夫往生後,婦人才清醒回復正常人狀態。


(十)談生論死 口述人:毛三寶
某日鹽行媽祖宮的趙府元帥與洲仔尾保生大帝在討論某人的生死,其人已近彌留狀態,且素有醫神之稱的保生大帝也認為其人無望救活,但趙府元帥則認為只要藥能灌得下去,人就有機會被救活,後來就依趙府元帥的想法,重新煎藥,把藥灌入其人口中,藥水果然發生奇效,被灌藥之人竟漸漸好轉,終於被救活註57。

(完)
創作者介紹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臺南學部落格

Nan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