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瀛學》電子報第69期[學術文摘] 歸園‧古時的豪門大宅

摘自 胡珊 著,〈歸園‧古時的豪門大宅〉,《南瀛文獻》第一輯,新營:台南縣政府,2001年9月,80-92。

從高速公路的台南仁德交流道下來,往東方向約十幾分鐘車程,即到古時候府城台南的鄉街之一歸仁。近代的文人雅士,曾經以地方勝景擇出「歸仁十景」。其中一景「吳館彎曲」,也就是境內看西村的「歸園」遺址,為清末先民在台南一帶開發的豪門大宅,可惜繁華過去,被摧毀被遺忘了。
  未被摧毀時,在民國五十年代,幾度參觀。靜靜的屹立於一片荒郊野外,雖然已成「廢墟」,破的破了,塌的塌了,不過主體架構猶存,感受往昔繁華的容顏。歲月經久,再去探望之際,搖身一變為現代化的二層樓房,只剩下四周的壕溝,水榭,以及蓊蓊鬱鬱的檨仔,龍眼等老樹,讓人觸發一種思古之幽情。
  歸仁鄉老一輩的人,念念不忘地方這一座「歸園」,認為是文化遺址的代表作。當年由於熱衷採風擷俗的工作,四處打聽它的歷史由來。得知清康熙四十一年(西元一七○三年)一位吳姓顯宦所建。肇因於府城有吳姓三大望族-枋橋頭吳(住今民權路的社教館)、磚仔吳(住今永福路和府前路交叉處)以及竹子街吳(住今忠義路)。後者吳世繩家道鼎盛,田園萬頃,見枋橋頭的鹽業鉅子吳尚新,築有華麗的「吳園」,也不甘示弱,擇地郊外歸仁北里下宅仔,起造頗饒園林之勝的宅第,便於就地收租,也作為晚年養靜之所。
  吳園的建築,是吳尚新收購他的枋橋頭宅第北邊低窪處,即荷據時代,荷蘭通事何斌原建府第庭園遺址,沿著地勢的高低,聘名匠仿照漳洲城外的飛來峰之勝,築造假山,有一小山池塘圍繞,柳媚荷香,景色宜人,更點綴了那些水榭亭台。…俗稱「樓仔」,房樓的美侖美奐甲於全台。所以當時台南有句俚語:「有樓仔內的富,也無樓仔內的厝」、「有樓仔內的厝,也無樓仔內的富」。……
  從前的人,在財富方面的「拼頭」,都在宅第佔地之大小,內在格局是否繁華…來做表現。那麼,顯宦吳世繩傾力而為,不在話下。但整個建築事務,聽說委託族人監督。材料限用廣東石,福州杉,四川岩。並雇工造窯燒磚塊。…但施工末期,主人不幸逝世,浩大工程不無受挫。雖然如此,整個格局不遜於吳園。有亭台水榭,假山水池,且設猴洞與蛇洞。甚至有釀酒間。…並自大陸引進丹桂,廣為繁殖,巨榕成蔭,蔚然可觀。
  歸園的獨特,在於整體的庭園被四周的水池所匝繞,宛若一座與世隔絕,水上小島。而其建築物,係中西合壁式。拱門、方窗,別具風格,加上以後部分使用石老石古石砌成牆壁,配以中國式馬背型的屋頂,增加了無限的趣味。另外後花園,曲折的石階,彎狹的步道,更濃縮了大自然的美景。園中除了猴洞與蛇洞外,還有一邱隅洞,同樣是石老石古石堆砌而成。額首所題「邱隅」二字,一定是取自詩經「綿蠻黃鳥,止於邱隅」的意思。
  然而,吳家從此衰落。為世居歸仁的吳鼻承購,他將大廳恭設佛堂,名「通化堂」。民國前十六年,後裔分產,給了吳乾。民國六年,吳乾他遷,遂落在異姓陳全之手,重修一次。後來他因經營陶瓷生意失敗,遷居府城,這個古宅便無人看管,風吹雨淋,逐漸破損。日據時代,庭院中的石桌、石椅,……紛紛拆掉變賣,也有人說被日軍搬走了。因此,零落殘敗,幾乎成為廢墟。
  世事無常,產業數度易主。後來的主人則是府誠詩人陳江山。那是民國三十二年,購得了,準備獨住閒度晚年,所以大肆整飭,定有十景。分別是露台春雨、月門秋色、圓潭垂釣、方沼採菱、石屏晚照、綠堤倒影、虹橋策杖、丘隅古洞、老榕貫石、丹桂飄馨。
  陳江山從此改名為「歸園」,流傳下來。有說是取義於地名「歸仁之園」,或陶潛的「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之句,寓意著不問外事,歸隱山林之情。……或是兩者兼而有之。人已作古,無法追詢。
  民國五十三年,陳江山纔作古,一座高八尺的寶塔,安葬他的骨灰,卻因子孫外移,乏人整理,又淪落在「荒廢」的狀態。記得五、六十年代,開始有人因好奇而前往探望,假日假期,絡繹不絕,堪說「人潮」。當然,已經是孤單、淒涼、「破爛之相」。否則,遊客怎麼會在斑剝的墻上,塗寫這種即興詩呢?
  歸園呀!歸園呀!
  好似遊子悽慘孤獨。
  遊子離鄉背井、失去家庭溫暖,
  妳卻寂在鄉野沒有主人照顧。
  印象中,不少到此遊玩的年輕人,談笑風生,帶來幾許熱絡的氣息。他(她)們都喜歡拾一枚硬幣,順著圓形洞門扔擲,技術好的人,可以使這一枚硬幣順著洞門三百六十度的旋轉。……這樣的遊戲,一傳十,十傳百,都想試一試,因此洞門上已被磨出一條一條痕跡。
  那個年代,傳聞曾經有失戀的少女,在這裡尋短。…或夜黑風緊的晚上,時常聽到怪異的聲音,令人毛骨悚然。所以提及「歸園」,就想到「鬼園」。其實,有人說甚麼鬼怪聲音,或許是那些「摸黑」來偷敲老屋裝飾的人,所惹起的。因為看看屋上的飛簷與窗花,都被人敲下來,大概帶回家當民藝品。鄉間人家膽子小,就穿鑿附會,捕風捉影了。像畫家席德進、劉文三,就常到歸園找尋資料,盤桓至久,還在這裡露營哩。
  依然惦記民國七十年初冬的陽光下,有事路過歸仁,又踩著腳步去,可是本來的「遺跡」消失了,原址已大興土木、出現一幢嶄新的建築物取代了「歸園」的地位。附近一位老嫗告訴說,陳江山的後代陳紹晃,鑑於歸園在六十九年都市計畫中,被列為農牧區,所以用推土機鏟平地面,另建「農舍」。主要還是反對縣政府把它列入古蹟,也不喜歡人家當休閒去處,任意的踐踏。則以「私人土地業者有權處置」為理由,不顧當時各界的阻擋,出手拆除,毀之一旦。即使有人抱憾,跺腳,也無可奈何。…
  然而,曾幾何時,業主陳紹晃卻因……走著坎坷的路,居住不到幾年後,又飄泊異鄉,棄之不顧,任憑腐蝕。看樣子,回顧再享受家的溫暖,沒甚麼機會了。目前,倘若有心人欲想「探古」,僅見野草叢生,檨仔、龍眼等老樹一直忠貞於這塊土地,陪伴著農舍(樓房),以及最原始的護城河(壕溝),是石老 石古石砌築而成的面目。…我游移其境,東張西望,都是燕子築巢於簷間,麻雀全然聒噪著,羽毛或糞便撒一大堆。甚至有條大蛇,緩緩爬行,在陽光下,在荒煙蔓草裡,是不是為了覓食活動。…我登上二樓,俯首看到時,好嚇人。…反正滄桑有變,佇足憑弔,不免唏噓之嘆!

創作者介紹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臺南學部落格

Nan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西拉雅
  • 寂寞歸園

    這篇寫得很棒! 你對歸園非常關注!

    引文部分,有少許或容我提供參考
    歸園前身下宅吳公館
    在大正元年(民國元年)吳鼻和吳貞元兩人所共有
    先後都賣給陳全
    吳乾從沒 擁有過歸園
    大正六年(民國六年)吳鼻分產給他的子女吳品等人
    陳江山先生是昭和8年(民國22年)向陳全購得吳公館




  • 西拉雅
  • 古時的豪門大宅

    歸園-古時的豪門大宅
    寫的很棒!

  • 浮雲より
  • 台南で慈善家として有名な陳江山は日本で芸術家として日展で外国人としては、唯一白寿賞2回受賞した陳永森の兄です。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