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瀛學》電子報第75[學術文摘] 梅氏日記(一)

 

摘自 江樹生 譯注《梅氏日記》 漢聲雜誌13221-23

1661430(1)

 

去年四月最後一天,星期六,上午約十點鐘,我正在赤崁的普羅岷西亞市鎮外面的中國醫院指示幾個中國水泥匠建造大門的地方時,突然看到大員城堡上飄著旗子。那時我想,大慨是長官閣下要渡航來此或要去那狹路,因此,我就去普羅岷西亞市鎮,在那裡聽大家說,國姓爺率數百艘戎克船來到鹿耳門港道,地方官猫難實叮已從大員趕回來。

 

於是我去城堡,戎克船很多,匆促之間,無法計算數量;也看見其中幾艘已經駛入鹿耳門港道。地方官下令,將放在市街前面的所有舢舨及海灘上待售的竹子,全部帶來城堡下面,我就遵命辦理了。

 

同時,我的妻子收拾我的衣服,用被單包了一些白紗,以便生並或受傷時急用,還用小箱子裝了小東西和主要文件,並帶了睡具,別無他物。

 

那時,敵人已經將很多船隻駛入內海,在我們的注視下,毫無遭遇抵抗地,他們的士兵在距離普羅岷西亞約五分鐘的路程的Zantecang的磚窯旁邊登陸。

地方官乃下令,所有的婦女和孩童,都要搭舢舨去大員。幾個人反對這命令,她們喊叫著說,不要跟丈夫分開;有幾個聽從這命令的,也因為她們自己與周圍的人秩序混亂,無法去到船邊。那時敵人大軍已沿著海岸行軍而來,所以她們又都回到城堡裡來。

 

 敵軍全副武裝,士氣高昂地從位於新港車路旁的Jan Sou的農園,越過高地,擊鼓吹管行軍而來,其中有幾個騎馬的。他們的軍隊有數不完的漂亮絲質旗幟旛 ,頭帶光亮的頭盔,手握大刀,迅速沿Inding的路,經過哈根那森林,來到海邊的小森林,在普羅岷西亞北邊,公司的庭園,小溪後面紮營,在那裡搭起上千個白色帳篷,時間是下午一點半。

 

那時長官親自勸告每一個人,要向神懇切祈求幫助,求神賜我們力量,祝福我們戰爭勝利,把敵人驅散嚇跑,隨後由探訪傳道帶領祈禱。祈禱還未完畢,敵人已從他們的營區各處分成數隊,向普羅岷西亞市鎮接近了。

 

同時我們的領港船也從大員向這邊航來,事後得知是載二百個士兵來的。當時是退潮,該領港船在距離城堡約一個步槍射程處停泊,據我的記憶,用舢舨載五、六十個士兵上岸。

 

有一千人以上的武裝敵人,從城堡北邊的馬廄,舉著飛揚的旌旗,其中有些人騎著馬沿著海岸,經過高丘的下面飛奔而來,好像就要打進城堡裡面來。但是當他們來到五、六竿的距離時,我們向他們發射步鎗,射了一、二發砲彈,他們損失幾個人之後就退回去了。

 

166151(2)

 

五月一日,星期日。上午早禱之後,地方官召集所有的人宣讀契約條文,大家承諾願意忠實尊遵守該契約的內容。隨後我們討論,要設法得知敵人的兵力有多大,用的是什麼砲,火耀和糧食情形如何,。於是派掌旗官Jan Lamberts再帶三、四十個人出去。他們去公司的庭園後面偷襲敵人,傷了幾個敵人之後,帶回來兩個俘虜。

 

地方官分別偵訊那兩個俘虜。據我所能記憶的,那兩個俘虜都說,國姓親自來了,又說,他帶來的兵力,有三萬個武裝士兵;此外,還有一萬個士兵留在中國沿海,其中六千個在陸上守衛,四千個乘戎克船在海上巡弋;又說,他們有相當多的砲,有大砲也有小砲,還帶來很多飯鍋、炒鍋和火藥,但因他們地位很低,不知數量有多少。

 

約上午九到十點,國姓派一個少婦,即政務員Gillis Box 的妻子,帶著他的小男孩,攜帶一張中文的文書來。他們於昨天從蕭壠要逃來普羅岷西亞城堡時,跟其他幾個人一起在新港的路上,被敵人俘虜,她被完全脫光衣服。那張中文文書,就像告訴那樣,寫在一個長而有把柄的木板上,木板上畫有獅子和龍的頭,還蓋有一個大印章。這文書由跟我們一起逃來城堡的普羅岷西亞市鎮的中國差役Tioncko 翻譯。他說,那是一封信,要我們交出城堡,但那封信的內容我沒有聽過,因為我和士兵在一起的關係,有需要不可知道。

 

約在這同時,地方官派度量衡測定師Joris Pontanus 率領十個士兵,搭舢舨帶一封信件去大員給長官。同時再下令,婦女和孩童要跟他們一起上船去大員,這次她們都願意聽從命令了,但因受到一直守在城堡與高丘後面的海灘之間的很多敵人猛烈的攻擊,他們無法上船,所以那些婦女和孩童又都轉回城堡,Pontanus

則冒險率領他的部下跑去搭上一艘舢舨,急忙離去。

 

在南邊的敵營中,有一個用藍色修飾的突出的黑人帳棚,是所有帳棚中最大的,我想那是國姓的帳棚,因此就向該處射砲,有一顆砲彈射中,他們移去稍微遠的地方。事後聽說,他們有一個人被打斷一條腿。不久之後,有九個或十個我們駐守堯港的士兵,於昨天要逃往大員的途中被俘虜的,被國姓爺釋放,送來城堡。

在大員港外的北邊泊船處,我們那三艘船跟一大堆戎克船作戰,打了一段時間以後,我們那艘最強的船爆炸了,另外兩艘船遂稍向南邊退下。

 

現在我們開始企盼政務員和牧師們,會帶強大的原住民兵力來跟我們一起攻打敵人。因此地方官下令,要節用火藥和引線,非有確實目標不可發射。但這命令未能被確實遵守,因為敵人在市鎮裡肆意來往,常常完全顯露,毫不躲避,所以整夜大都繼續射擊。半夜時分,位於城堡正對面街旁的市政府發出很大的吵雜聲,射一顆砲彈去制壓他們,才安靜下來。今晚,探訪傳道士Mosis Gallus 的一個奴隸,越出城堡,跑去投靠敵人。

 

 

(待續)

 

 

創作者介紹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臺南學部落格

Nan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