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瀛學》電子報第75[學術文摘] 梅氏日記(二)

 

摘自 江樹生 譯注《梅氏日記》 漢聲雜誌13221-23

166155(3)

 

星期四清晨,國姓送一匹馬來,令地方官跟他一起騎去大員的羊廄,也要攜帶紙、筆和墨水,因為要寫信給大員的長官,而且,要把在城堡裡他屬下的軍官都派去國姓爺軍營。

 

這件事使我們的想法倒退了,我們還不能向中國人的命令低頭,不能相信他們,所以拒絕了;直到官場楊爺親自來城堡裡當人質,才派兩個軍官騎馬去,等那兩個回來以後再派另外兩個軍官去,分批來回騎馬去國姓爺那裡。他跟昨天一樣,擺出盛大的軍容,由更大的護衛軍護衛,我們必須經過這些護衛軍。到了他那裡,他就把和地方官貓難實叮訂定的主要條款告訴我們,承諾將信守這些條款,無須有任何懷疑,並令給每一個人一杯茶,喝完茶就又回來城堡。每次去,我們都必須下跪。

 

我們看到國姓爺帳幕前面的外邊,有十六個重要的原住民列成兩行,身上穿著用各色絲線和黃金刺繡的藍色官袍,腰圍著滾有金邊的藍色絲帶,頭上戴著如上所述的帽子,也有一片狀如黃冠的金葉,但無白色羽毛,卻有像他所有士兵常帶的紅毛;在我們的時代,他們是新港、蕭壠、麻豆、哆囉嘓和目加溜灣各社的長老。

 

在所有軍官都去過之後,地方官就騎馬,由三、四個我們的士兵和秘書Ossewweijer徒步陪伴,跟隨國姓和他的全軍出發,經過狹陸去到羊廄,船隊則從那裡沿著鳳梨園往大員。因此,留守普羅岷西亞的敵人只約四、五百人,所有的籃堡、雲梯、大砲及其他戰爭用具都拖入戎克船,載去大員了。約於中午,當他們從水上與陸上開始接近大員時,我們看見,熱蘭遮市鎮裡的木工場附近與新海港的對岸起了大火,熱蘭遮城堡也開始猛烈發砲射鎗。

 

地方官出發時囑咐我們說,如果發現對方違約,不必考慮他各人的安危,要拿起武器對抗,寧可奮戰至死。但並沒有發現對方違約,反而得到整天和我們在城堡裡的官員楊爺的良好合作。

 

1661512

 

今天牧師們、政務員及其他朋友們,以及駐在各村社的教師和士兵,從諸羅山來到赤崁,據我的記憶,除了婦女、孩童、男奴和女奴之外,有一百四十個白人。他們苦訴未能來幫助我們的緣由,因為附近各社,在敵人登陸的第一天就來了很多中國人,使他們分散各社的士兵無法聚集,又說步鎗在哆囉嘓被中國人拿走了,他們都在赤崁跟我們住在一起,因此大家更加擁擠,以致越來越多人開始生病,甚至已有幾個人死了。地方官遂下令設置一個醫院,派兩個醫護人員照料那些可憐人,並支付他們餐費,他向虎尾壠的政務員Joan Pieterss Mol 借貸一百里爾,給病人作生活費。

 

那時不許我們走出市鎮的街道外面,晚上敲鑼之後也不許到街上來,違背禁令者將被處死。我們的士兵並不遵守這些禁令,喝酒喝得醉醺醺的,在街上走得像瘋癲的人,一方面沒有人想去指揮,另一方面也沒有人要聽軍官的話了。有幾個人被敵人的守衛用箭射中小腿而受傷,造成有一百個人被派到距離新港十五分鐘的地方,分成兩個住區。

國姓爺也送來新來的荷蘭人,每一個人得到的跟我們一樣多。(待續)

 

 

Nan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