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文摘]從考古學看平埔族群研究[2]

摘自2007年4月4日,台南縣政府所舉辦「西拉雅平埔文化教師研習活動」中劉益昌教授講稿〈從考古學看平埔族群研究──以西拉雅族為例〉。
 
--
 
考古學的平埔族群研究──以西拉雅族為例
 
所謂西拉雅族(Suraya),指主要分布於台灣西南部(嘉義縣南部到屏東平原)的平埔族群;他們與外來移民接觸最早,也留下了較多的歷史記載,其現存的族裔正在推行文化復振的活動,頗須學界的幫助。自1980年代起,學界逐漸釐清西南平原地區史前文化的最晚階段,即所謂的蔦松文化;該文化的特色以及其與平埔原住民族群間的關係也已被提及。至1990年代,南台灣各遺址的考古資料亦已大致建立起輪廓,而最近台南科學園區的規劃及期間大量發掘的新遺址,已能提供如劉益昌氏所進行的蔦松文化之分期與文化變遷、臧振華氏的演化序列等研究所須的資料。高屏地區的研究經費未如台南一般充裕,但近年來的調查也使得高雄地區增加了不少新資料。
 
據劉益昌氏的研究,蔦松文化可分早、中、晚三期:距今1800-1400年的這段期間為早期階段,又可分為台南地區的鞍子類型、高雄地區的清水岩類型、台南縣東北部平原、丘陵的東原類型;高雄、台南縣南側之淺山丘陵地帶的美濃類型,其較早階段可能也屬於這個時期。距今1400-800年前為中期階段,包括台南地區的蔦松類型、可能以下廍遺址為代表的屏東平原及小琉球地區、以及美濃類型的較晚階段(高雄平原未能區分出特殊類型)。距今800-400為晚期階段,台南地區為蔦松類型的晚期階段,高雄平原以龍泉寺類型為代表,屏東、小琉球以番仔厝遺址為代表。高雄、台南縣南側的丘陵地帶則未能區分出類型。臧振華氏則以南科園區的考古發堀為基礎,將台南地區的文化發展序列依次排列如下:距今1800-1400年前的鞍子期;距今1400-1000年的蔦松期;距今1000-500年的看西期;以及距今500-300年的西拉雅期。
 
前文曾述及劉益昌氏的觀察,關於17世紀荷蘭文獻與19世紀日文文獻在平埔族群分類上的不同這點:可能如費羅禮(R. Ferrell)所言,由於西拉雅語為荷治時期南台灣的共通語言(Lingua franca),因而影響了Makatao語和Taivoan語的使用;也因此造成了日治時期,如小川尚義氏那樣將西拉雅、大武壠、馬卡道三個亞族歸屬於西拉雅族的分類方式成為典型。


西拉雅、大武壠、馬卡道語的分布區;粉紅三角為西拉雅,紅色圓形為大武壠,皂色正方為馬卡道。圖片來源

除此之外,關於高雄平原上的平埔族群,相關的文獻資料幾乎是一片空白;一直到1990年代初,才在李瑞琳氏的幫助下,陸續發掘了40處以上的遺址。有了這些出土的新資料,蔦松類型的文化在高雄地區的分布也逐漸顯現出清晰的輪廓;由這些資料可以推論,原本居住於高雄平原的平埔原住民在荷蘭人來到時並未接受統治,而是遷徙到週邊的丘陵地帶。近來簡炯仁氏在荷領與日治時期的資料中,也發現了支持上述說法的證據。在此階段之後,漢人移民大量進入,原住民或者未遷回原居住地,或者在移民潮當中隱沒了。
 
綜上所述,自1980年代考古研究的開展以來,西拉雅族群與蔦松文化間的關係已能確立。儘管蔦松文化分布的地域與廣義的西拉雅族群較接近,而不限於狹義的西拉雅四大社境內(僅限於台南市以北的台南縣地區)。費羅禮氏根據荷蘭人的分類,將台灣西南的原住民族群分為Siraya、Tevorang-Taivuan、Takaraian(Makatau)、Pansoia-Dolatok、Longkiau等五個族群;其中位於恆春半島的Longkiau未能清楚的分屬於廣義的蔦松文化,其他四個族群所屬的蔦松文化特徵都可以略為區分出差異。如東港溪、下淡水溪下游及外海的小琉球島上所發現的遺址,即與Pansoia-Dolatok族群的領域重合;高雄平原上的遺址可能即為東側丘陵以迄屏東平原北側的Takaraian族群原居地;Tevorang-Taivuan所在的台南縣東部丘陵地帶,其文化類型也與西部平原地區的典型有所不同。
 
結論
 
將考古學運用在台灣史研究上的諸多結果中,首先可以確定的是,在文獻可考的歷史時代與史前文化間的模糊地帶之間,已逐漸呈現出了明白的圖像,如十三行文化普洛灣類型與Basai人之間關係的研究便是一個例子,文獻資料與史前文化間的聯繫得以建立。其次,史前文化的闡明使得台灣廣義歷史的史前部分更加明確,其前後相繼的關係更為清晰,如荷西文獻記載的淡水、八里族群,與之相關連的史前文化可上推至十三行文化埤島橋類型,再上推至十三行文化十三行類型,也許可以再上推至植物園文化;如此一來可建立起長達2500年連續不斷的、北台灣原住民的前後傳承關係。此外,在現代族群分類中所慣用的準則,如語言、文化特質的分類方式之外,考古學也提供了其文化分類的方法,包括發掘所得的文化遺物、生業型態、信仰模式、體質特徵,甚至遺傳基因分析等等。實際上,在台灣史相關的研究上,考古學最特殊之處便在於文獻資料所不能觸及的領域;凡此種種,在在都顯示出考古學不同於文獻考據的殊勝之處。(完)

Nan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