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瀛學》電子報第75[學術文摘] 梅氏日記(四)

 

摘自 江樹生 譯注《梅氏日記》 漢聲雜誌13221-23

1661525 (6)

 

到那時,一直住在新港和目加溜灣的我們可憐的士兵,也被分發到軍隊裡,去南北各村社,並跟他們住在一起。他們每一個軍隊的將官,都分到二、三十個我們的士兵和一個軍官,我們那些好同伴在長途的行軍中,糟受很大的困乏,被嚴厲監視,不被信任,而且不被當同伴看待,因為在路途上,他們不會像異教徒那樣強暴、醜惡地用他們的重武器和厚臉皮,去使那些原住民好像接待朋友來訪那樣款待他們,他們也很勤勞地大量栽種蕃薯,以便需要時,可替代米食用。

 

他們留在狹陸、羊廄和大員市鎮封鎖熱蘭遮城堡的人,據說有五千人,其於的人分駐在鹿耳門港道附近,或在魍港、笨港、打狗、以及所有河口的戎克船和其他船上,我計算了幾次留在赤崁的人,他的護衛軍六十二個人,劊子手二十五到三十個人,幾個照料我們的葡萄牙人,幾個農夫和黑人,本來屬於我們的那些僕人和奴隸,以及約三十到四十個指揮官,包括官員、秘書、補給官、食物總館、文書等,每人平均計算有三個僕人,所以在國姓爺大本營的赤崁,全部兵力不會超過三百人。

 

所有這些駐守大員市鎮,以及跟他在大本營赤崁的人,每個月只分配到三

gantang 米,其他要吃什麼,就要自己想辦法了。

 

16616月中

 

約在6月中,國姓爺把福爾摩沙分給他的官員和將領,每人分到南北距離八小時路程的領地,每個領地都要在中央地帶建造一個大城市,做為官員或將領的居處,邊界要各造一個鄉鎮,用以安定他的轄區。

 

所以每一個土地測量師都被派去確實測量每一塊領地,指出應該建造城市和鄉鎮的地方,使每一個城市儘可能剛剛好距海四小時路程,並可使數百個他的士兵駐住在那裡面。在這樣的地方,我們都要豎立大柱子,另外每小時的路程要插一個路標,我和Joan Brommer 被派去北部,要去到葛瑪蘭的彎處,其他三個土地測量師被派去南部,要去到瑯峤的最末端,每一組都由三個軍官監督,並有幾個僕人,其中有會葡萄牙話的、會各種原住民語言的,有木匠、畫家、砍木材的,還帶有要做這些工作的工具。奉命要出發工作的時候,我的同伴因為生病,發高燒兩天了,被留在赤崁他妻子那裡,不必去測量了,改由另一組三個人之中的Herman Verbiest 替代他跟我一起去,並派兩個我們的士兵隨行幫助。

我們從麻豆北邊一個半小時的小溪,是要去哆囉嘓的半路,中國人稱為 Hoem Cangbooij 的地方,開始測量第一個領地,經過了哆囉嘓、諸羅山、他里霧、貓兒干、虎尾壠,到達二林。據我的記憶,總共約走了二十四到二十五哩路。經過的情形非常困難,因為道路不好,又下雨,泥濘滿地,飲食又很壞,我們測量到那裡時,傳來上面的命令,叫我們停止測量,回去赤崁,這個消息使我們從心裡高興起來,因為照我們的看法,估計再也維持不到八天了,到時候不是死掉,也要病得很嚴重了,我們遂歡歡喜喜的回赤崁去。出發一個月又回到赤崁的家,看見我離開時跟地方官居住的我的妻子,以及還住在那裡的其他朋友,都還很健康。

 

 

創作者介紹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臺南學部落格

Nan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